施明

来自名医百科
跳转至: 导航搜索

施明

标签: 施明 失眠专科 上海中医文献馆

姓名 施明 性别 专家门诊时间
籍 贯 最高学历 科室 失眠专科
坐诊医院 中医文献馆 特需门诊时间 周一上午 职 称 主任医师
    施明,男,著名中医失眠专家,主任医师(失眠专科)。出生于中医世家,从事中医药临床医疗工作30余年。自1988年起开始中医药治疗失眠症的临床研究,通过大量的临床资料调查和数据统计分析,探索并揭示了当今失眠病症的发病状况、诱发因素、临床症候特
征、以及常用安眠药的应用状况及其不良反应等临床规律。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,主编、合编失眠专著3本。作为主要负责人之一,先后承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、上海市科委、卫生局科研课题10余项。获科技成果及成果奖多项,转让、合作开发科技成果产品4项,获医
药发明专利3项。近年来撰写发表科普文章200余篇,宣传有关中医药防治失眠的科学知识,旨在呼吁整个社会共同来关注健康睡眠和关心失眠患者。2007年6月深圳市民文化大讲堂电视转播演讲,2009年6月当选《家庭用药杂志》封面人物,2009年10月央视10套科技频道
《科技之光》栏目专题报导。
历任中国睡眠研究会睡眠障碍专业委员会委员,中国睡眠研究会科普工作委员会委员,上海市中医失眠症医疗协作中心副主任,上海市中西医结合学会心身医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,上海市中医文献馆、上海市中医药科技情报研究所中医临床经验研究室主任、中医门
诊部失眠专科主任。
擅用中医药治疗各种类型的失眠症、抑郁症、焦虑症,尤其在戒除镇静催眠类西药(安眠药)的依赖方面,国内处领先地位,社会上有“有失眠,找施明”之称誉。

施明4.jpg

学术研究

失眠症发病因素有那些?

    当前,随着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和竞争的剧烈,失眠症的发病率日趋增高,其发生面也很广,无论男性或女性,老人或青年,城市人或乡村人均可发生,失眠者也可伴见于各种精神、神经及内科疾病。据有关资料显示,35-55岁是当今失眠症发病的最高年龄段,并有
向青年人群蔓延之趋势,职业以经营、管理、财务、文教等脑力劳动人员为主。现代研究证实,有近90种疾病与长期失眠相关。失眠不仅给患者本人造成很大的痛苦,也将给整个社会带来诸如医疗资源消耗增加、事故发生率上升和生产力下降等负面问题。
笔者经对1812例失眠症病人的临床资料调查统计分析,发现当今失眠症主要有精神心理、疾病、药物、环境、体质等五大诱发因素。
(1)、精神因素,约占50%左右。包括情志不悦,精神过劳,担心惊吓等,如工作压力过大,亲人去世,感情创伤等。
(2)、疾病因素,约占20%左右。包括躯体疾病和其他精神疾病,如心脑血管疾病、呼吸道疾病、内分泌疾病、消化系统疾病、妇科疾病、细菌和病毒感染、肝病、慢性咽炎、颈椎病、抑郁症、焦虑症、各种手术后等。
(3)、环境因素,约占5%。如房屋拆迁、迁入新居、环境改变、三班制工作、经常出差、马路边住房等。
(4)、药物因素也有相当比例。很多药物本身有影响睡眠的副作用,主要是化学合成品西药,如某些抗菌素、扩血管药、激素、抗痨药、抗精神病药等。
(5)、体质因素。这部分人相对比较聪明,责任心强,凡事多思虑、追求完美,对外环境的变化比较敏感,这种体质类型的人往往有失眠家族史。
从上述可见,患了失眠症不要盲目紧张,首先应自我分析一下可能是什么原因诱发的,如系精神心理因素或环境因素诱发,则在工作和生活上宜作一些自我调整,如系疾病或药物因素诱发,则应去正规医院,请专科医生作相应的治疗处理或药物调整。临床医生在诊治
失眠症时,病史询问中必须重视失眠发生的相关因素调查,再结合临床症状表现和体格、实验室检查等,才能作出正确的诊断和施治处理。

媒体报道

中医施明和他的失眠病人

在没有见到施明之前,友人就告诫我见面之前要早点睡觉,因为“走在马路上,哪些姑娘晚上11点之前睡觉,哪些是11点之后睡觉的,施医生一眼就能看出来”。
  一见面,我晚睡的习惯果然没能瞒过他的眼睛。我好奇地问这个睡眠专家是怎么看出来的,他告诉我“晚睡的人,大多面色灰暗,没有光泽”。我细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出身中医世家的长者,多年来晚上10点半前入睡的习惯让年近花甲的他,依然一脸红润的好气色。
  “他们睡不着很痛苦的,知道能找到
  我,就会安心很多。”
  下着大雨的周一上午,瑞金二路上,上海市中医文献馆的失眠门诊前排着长队。
  “今朝姆妈没有陪你来看诊?”“最近睏得好一些了伐?”失眠专科主任医师施明跟很多病人已相当熟悉,亲切地跟他们打着招呼、聊着家常。遇到初诊的病人,他会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对方,告诉病人只要打上面的电话就可以找他咨询病情,还可以加他的微信。   第一次看到主动把电话告诉病人的医生,我非常惊讶。施明却说:“他们睡不着很痛苦的,知道能找到我,就会安心很多。”说这话时,他的声音很温柔,“我会把手机号给每一个病人,只是关照他们晚上不要找我。这么多年来,还没有病人在晚上给我打电话影响我休息。真正的医患关系应该是这样的。”
  我听着,心里一暖。
  自1988年开始,施明选定中医药治疗失眠症和戒除安眠药依赖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,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研究上,每周在中医文献馆只有周一上午开半天门诊。当天刚开诊,30个号就立即被挂满了。看诊的男女比例约1:2,年轻人和中老年人各半。施医生透露,女性因为其生理、心理等因素,比男性更容易受到睡眠问题的困扰。
  “我做过1812例失眠病症的临床资料整理统计分析,发现有五大发病因素,其中50%左右的患者都是由精神心理因素诱发了失眠,比如家庭纠纷、亲人离世、工作压力等。20%左右是疾病因素,其余的则跟环境因素、药物因素和体质因素有关。”
  在施明诊治过的病人中有一位证券行业的从业者,是最典型的受情绪因素影响而产生睡眠障碍的案例。这位操盘手每天看着股票的涨涨落落,压力非常大,长期的工作紧张导致他从2002年开始睡眠质量变差。
  “最开始并没觉得这是多严重的事情,以为过一阶段可能就自我调解过来了。可是情况越来越糟糕,从睡眠质量差到入睡难,到后来只能靠安眠药。可是吃安眠药治标不治本啊,到最后什么肠胃功能紊乱、咽喉发炎、记忆力衰退都来了。这么熬了大概四年后,你知道我的状态差到什么程度吗?想去考个驾照,都没信心。因为记忆力衰退得实在太厉害了,理论考的那些内容,我根本记不住。”那段日子里,王维(化名)才真正了解,失眠的痛苦并不仅仅是睡不着觉那么简单,那是“从生理到生活的全面崩塌”,而这样的他令家人也一同陷入焦虑和痛苦中。直到2006年他找到了施明,这样的状态才得到改变。治疗半年,他便顺利考到了驾照。
  如今随着工作压力和情绪的变化,王维如今已彻底跟安眠药说拜拜,病情虽偶有反复,但一般去施明那里调理两到三周便可基本恢复。
  像王维这样的案例,在施明治疗的患者中并不鲜见。特别是前段时间股市起落很大,门诊部便多了不少愁眉苦脸的面孔。“我都不敢多提股票两个字,否则他们的苦水就如泄洪一样,拦也拦不住。”他摇头笑笑。

在他看来,在治疗失眠的方子里,家人是最关键的那一味药。有家人的支持和帮助,治疗才能有良好的效果。
  对于失眠病症的治疗,施明常常说“治疗失眠,一半在医生、一半在患者”。患者的心情舒畅和其家属的理解、支持非常重要。
  当天来就诊的患者中,有一位30多岁的女子。在诊室外候诊的时候,我就断断续续听到门外的几个病友在劝她:“姑娘,你这个事情看医生是没有用的。”“你要找个人说说。找你父母去说一下。”“这个事情你要是一直憋在心里,吃什么药都没有用啊。”听上去,这又是一例情绪因素引起的失眠。
  在她和施医生的交谈中,我得知她因为老公迷上赌博,家庭不睦,久而久之,她的睡眠就有了问题。在来就诊的前一天,她又和老公大吵一架。那一晚,自然又是一夜无眠。
  一听病人的情况,施明立即说:“你这样不行啊。中药可以帮你调节和恢复机体的睡眠功能,但如果你在家里一直生气,还是会影响睡眠的。要不这样,下次看病的时候让老公陪你一起来,我来跟他讲,不能经常跟你吵架。你的话他不听,医生的话他多少会听一点。”
  在他看来,在治疗失眠的方子里,家人是最关键的那一味药。有家人的支持和帮助,治疗才能有良好的效果。因此,在与病患的沟通中,他总会问及家人的情况。
  “爱人脾气好不好?不好啊!那下次你跟他一起来,我来说说他。”
  “家里谁帮你煎药?爸爸啊。煎药很辛苦,你的爸爸很伟大。回家要多帮爸爸妈妈做点家务。”   ……
  听这些对话,我差点以为自己坐在了心理咨询室。施明解释,治疗失眠并不仅仅是一个药物问题,而是综合性的,为此他这些年把自己变成了半个心理学家。在问诊过程中不着痕迹地帮病人进行心理疏导。因此,虽已限号30个,但他往往要看到接近中午12点。  “正常睡眠才是人体最好的补药。如果晚上睡觉不好,就是把人浸在补药缸里也没用啊。”
  施明研究过2002年的统计数据,当时全国失眠症的最高发病率集中在45-55岁之间。“这批人社会压力大,上有老下有小,是家庭、企业里的中坚力量。”
  然而,到2009年他重新统计了一下数据,发现最高发病率集中到了35-45岁之间,有逐渐年轻化趋势。“这可能是与当今房价高等压力都集中在这批人身上有关。”而在临床上,大学生乃至中小学生中,患有失眠病症的人也越来越多,显示就业、学业的压力也越来越大。
  采访那天,我看到最年轻的一个病人是20来岁的年轻白领。从事法律行业的她,因工作压力大患上失眠症。开始她也像很多睡不着觉的人一样,去医院里开了点安眠药来解决失眠问题。但吃了一段时间后,她发现因为安眠药的副作用,自己的记忆力越来越差,甚至影响到工作。
  “年轻人一开始睡不着觉都不当回事,忍一忍,熬一熬,再不行就弄点安眠药吃吃。因此当下另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,如何正确使用安眠药。在我这就诊的病人中,最严重的一个,一次要吃19颗安眠药才能入眠。19颗啊!她进诊室都是家人搀扶进来的,药物的副作用已经让她无法正常生活。”
  “有关实验研究证实,服安眠药后的睡眠脑电波会呈现出怪波,提示人进入浅睡眠状态。人的睡眠分深睡眠和浅睡眠,机体的许多重大生理功能的完成,如生长激素分泌、免疫因子形成、‘瘦体素’产生、记忆储存等,大多只在深睡眠中才能进行。”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些靠吃安眠药解决睡眠问题的病人,最终都会产生记忆力衰退、依赖成瘾等其他问题。因为他们虽然睡了,但机体的睡眠功能并没有得到修复。”正是因为认识到这一点,施医生开的中药方子并没有象安眠药那样直接的安眠作用,而是着重于调节身体的气血脏腑,帮助患者恢复正常的睡眠功能,最终让他们在没有药物的干预下,也能够自然入眠。
  一个看起来60岁左右的女性病人,问诊结束后问了施明一句:“医生,我晚上睡不着是否需要吃点什么补药补一补啊?”施明笑了:“正常睡眠才是人体最好的补药。如果晚上睡觉不好,就是把人浸在补药缸里也没用啊。”